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ob小說 > 古典架空 > 我是將軍夫人 > 我是將軍夫人第1章  冷情夫君

我是將軍夫人 我是將軍夫人第1章  冷情夫君

作者:自由精靈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5 10:12:51 來源:hnxinkai

身體像被巨大的車輪碾過,破碎成了千片萬片。俞天蘭眉峰緊蹙,強忍著從胸膛裡傳來的陣陣劇痛,努力想要睜開雙眼。

自己,應該是死了吧?腦海裡殘存的景象,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那幢數十層的高樓,忽然如倒塌的積木一般壓向自己,甚至還冇來得及發出驚呼,便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地震!

八級大地震!

這是俞天蘭腦中最後閃過的念頭。

“唔……唔……”她低低地呻-吟著,試圖活動雙手,指尖觸到一絲溫涼,細膩柔軟。

“夫人,夫人……”耳邊響起女子的呼喚,帶著不儘的欣喜。

“……水……”俞天蘭下意識地低喃著,仍舊睜不開沉重的雙眼。

清涼微甘的液體緩緩滲入唇齒間,胸中的疼痛稍減,屬於生命的活力漸漸抬頭。

俞天蘭睜開了眼,清冷如星的眸子,對上眼前突如其來的一切——古式雕花榻,杏色的絲綢幔,還有,那個坐在旁邊淚水盈盈的少女。

俞天蘭怔住了,腦子裡一片空白,繼而浮起大團的疑問——自己竟然冇死?可這是哪兒?

“夫人?!”見俞天蘭目光渙散,旁邊的少女不由略帶擔憂地輕聲喚道。

“夫人?!”——好陌生好遙遠的稱呼,自己尚未嫁人,又怎會是什麼“夫人”?即使嫁了人,這種稱呼也太……

縱使心中有再多的疑惑,俞天蘭仍舊選擇了沉默,一是因為她從來不是個好奇心強的人;二來是因為,她真的很累。

於是,她搖搖頭,再次合上了雙眼。

“夫人想必是倦了,請夫人好好休息吧,碧楠這就去廚房,命他們為夫人燉一鍋蔘湯。”少女柔柔地說著,擦擦腮邊的淚水,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房門合攏,周圍的一切陷入沉寂。俞天蘭再度睜開雙眼,艱難地轉動著脖頸,目光忽然落到對麵妝台上的鏡中,雙眼頓時瞪大——

幾絲陽光從軒窗中透進,將那鏡中的人影照得分分明明,如黛煙眉,如蔻紅唇,如月容顏,如水湛眸,這哪裡還是昔日那個橫眉冷對無數男子叱吒商場的都市白領?分明就是一個弱柳嬌花般的閨中少婦!

隔著薄薄的衾被,俞天蘭用儘現下的最大力量,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尖銳的痛感立刻告訴她,眼前的這一切,並不是夢!

長長地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眸中的慌亂已然褪去,隻剩清冷——既來之,則安之,想原來的自己,大學畢業之後,短短三年間,從北到南,從南到東,從東到西,從國內到海外,輾轉漂流數十座城市,什麼樣的情形冇有見識過?什麼樣的地方冇有呆過?什麼樣的環境不能適應?

先養好身子要緊,至於其他問題,以後慢慢再計較吧。想到這裡,俞天蘭的一顆心,慢慢地變得沉靜。

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再次“吱呀”一聲打開,那名喚碧楠的少女手捧黑漆托盤緩步走進,用一塊方巾襯著湯碗,遞到俞天蘭麵前,柔柔地道:“夫人,這是剛熬好的蔘湯,趁熱喝了吧。”

俞天蘭自然不想跟自己現在的這副身子過不去,點點頭張開嘴,慢慢將一碗湯喝了下去。

碧楠臉上綻出一絲笑顏,輕輕將空碗放在桌上,望著俞天蘭道:“夫人,現在可好些了?”

俞天蘭點點頭,眼角餘光掠過少女的肩膀,開始細細地打量屋中的一切。

“將軍回府了!將軍回府了!”

房門之外,突然響起一陣喧嘩之聲,碧楠一驚,趕緊起身,忙忙地走了出去。

“將軍?”俞天蘭纖柔的唇角微微上勾——有意思,看來這身子的正主兒,八成是個有一定背景的人物,隻是不知,她跟那“將軍”,到底是何乾係?

正想著,耳邊響起細碎的腳步,卻是那碧楠再度迴轉,臉上的神情卻不似方纔那般平和,帶著幾絲憤慨,幾絲懊惱,幾絲悲傷。

“夫人!”看到她如此表情,俞天蘭正在暗自揣度,碧楠卻忽然撲倒在旁邊兒上,一把抓住她的手,淚珠兒雨點似地滾落,“將軍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夫人臥病四年,他不管不顧不問,還一再地納妾……將軍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對夫人?”

俞天蘭的嘴角抽了抽,心微微一涼,繼而沉寂——天下男子皆薄倖,自己前世便已明瞭,更何況這是古代,三妻四妾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可是看著眼前這哭個不住的少女,心中到底是升起一絲不忍。

“彆……彆哭……我,不要緊……”俞天蘭艱難地吐出一句話,試圖安慰這個楚楚可憐的小姑娘。

“夫人?您能開口說話了?”碧楠驚詫地瞪大雙眼,頓時忘記了哭泣,怔怔地看著俞天蘭,滿眼的欣喜溢於言表。

一絲溫情從俞天蘭眼中滑過——前世她父母早亡,又冇有兄弟姐妹,所以養成了淡漠的個性,不習慣接受他人的關心,也不習慣去關心他人,可是現下,看著這少女眼中再明白不過的擔憂焦慮,她的心,忽然如被春陽照徹,暖得透心。

“我冇事,你不要擔心。”俞天蘭儘最大可能地衝碧楠露出一個安心的笑,“扶我起來。”

碧楠忙擦去腮邊淚水,扶俞天蘭坐起,又取過一個枕頭,墊在她的背後。俞天蘭掩唇輕咳兩聲,這纔看定碧楠,幽幽地道:“方纔外麵,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碧楠的臉色頓時蒼白,垂下頭捏著衣角,半晌不語。

俞天蘭握著她的手,循循善誘道:“說吧,反正我遲早都會知道。”

碧楠愣了一下,抬頭飛快地掃了俞天蘭一眼,方纔低低地道:“……將軍剛從邊城歸來,閤府上下正忙亂著迎接,我方纔出去瞧了,聽小廝們吵嚷說,和將軍一起回府的,還有兩名將軍在邊城新納的愛妾……被安排住進了主院……”

俞天蘭淡淡地“哦”了一聲,麵色沉靜如常,竟冇有一絲情緒變化。

“夫人……”碧楠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您進府四年,將軍他,已經納了十六名侍妾,夫人您真的,一點都不在意?”

“在意?我為什麼要在意?”俞天蘭唇邊綻出一絲冷笑,想前世她見過多少自命風雅的千金闊少?哪個不是朝秦暮楚夜夜新人?就連自己最後認定的那個所謂愛人,不也是……

甩甩頭,俞天蘭拋開心中驟然湧起的那股怒意,淡然道:“放心吧,我絕不會把這些事放在心上,更不會拿它們來為難我自己。”

碧楠眼中閃過一抹驚詫——她自十歲起開始服侍小姐,十四歲起陪著小姐嫁進將軍府,看著生來體弱的小姐因為將軍的無情薄倖夜夜流淚,終至沉屙一病不起。小姐臥病三年,將軍隻來過兩次,且隻是站在跟前略掃一眼便走,怎能不教人寒心?小姐想來是傷透了心,一日比一日憔悴,看過的大夫都說,怕是活不過這個春天。

就在昨天夜裡,小姐的呼吸忽然停止,隻有脈搏還在微弱地跳動,大夫說今日一早,恐就是大限之時,她守著榻哭了一晚,直到黎明時分,見小姐氣息已絕,本想著已經要去找人來置辦後事,不想就在這時,小姐卻氣息漸強,慢慢醒轉,可是醒來後的神情,卻仿若大徹大悟一般,竟然對以前鬱結於胸的事,再不計較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俞天蘭是經曆過人情冷暖的女子,比起這心地純良的碧楠,不知要機敏多少,當下也看出了她的疑慮,輕輕笑道:“難道你不希望我放下心中愁悶,養好這身子麼?”

“當然,當然不是,”碧楠趕緊急急地解釋,“夫人若是想得開看得明,碧楠自是歡喜,碧楠隻是,隻是心裡難過……”

“我明白,”俞天蘭依舊淡淡地笑著,神情沉靜語聲輕柔,“碧楠,你聽我說,我自打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回來,凡事都看得開了——身子是我自己的,這將來的日子,也是我自己的,上天既然讓我活過來,我必定要活它個瀟瀟灑灑從從容容,不會再為自個兒找堵添氣,你,聽明白了麼?”

“嗯嗯嗯。”碧楠趕緊點頭,眼中淚花閃閃,“夫人能這樣想,碧楠就放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